热点链接

扬红心水论坛

主页 > 扬红心水论坛 >
什么小说书好看?
时间: 2019-10-07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《指尖欢颜》《末路相逢》《尽在不言中》《良辰讵可待》都是晴空蓝兮的,走温情路线。

  《良言写意》《衾何以堪》木浮生的,也很好看,走不完美中的完美路线,当中的男主都身体不太健康,但是很好看。毕竟世界上那么多完美的也不多,也不现实。

  展开全部“儿子,‘书中自有黄金屋’我不敢说,但是,‘书中自有颜如玉’却是真的。”爸爸将一本厚厚的、有些发黄的书打了开来,用镊子将书中的一朵被压得扁平、早已干枯的玫瑰花夹了起来,对我幽幽地说道。然后,他用怅惘的语气给我讲起了如烟往事,“我是个穷人家的孩子,在我和你一样大,也就是读小学的时候,我的妈妈——也就是你奶奶得了癌症去世了。我妈妈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,她的离去让我伤心无比,我因此也患上了自闭症,一天到晚沉默寡言,基本上不和人说话——包括你的爷爷,也就是我的爸爸。大家都很为我担心。”

  “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件事:我从小就很爱看书,有一天,家里的书都被我看完了,我很无聊,就爬到阁楼上找书看,结果,我发现了这本旧书。这本书讲的是发生在古代的故事,我被深深地吸引住了。有一天,我正看着书的时候,书中,突然爬出了一个三寸高的小人儿……”

  “生活有时比童话更童话,”爸爸吐了一串烟圈说道,“我当时也被吓了一跳,再定睛一看,是一个穿着古代服装,头上打着发髻、十七八岁模样的漂亮女孩儿——她的确是个拇指那么大的小人儿。我愣怔怔地看着她的时候,她也坐在厚厚的书上,一边晃荡着腿,一边调皮地看着我。”

  “我问她是谁?她微笑着对我说她的名字叫‘颜如玉’,她还问我是不是愿意把我的心交给她。我那个时候还小,虽然看过童话里的爱情故事,但其实不懂爱情。不过,看她那副真诚的样子,我点了点头。她看起来很高兴,对我说如果我要去上学的话可以带上她。”

  “我猜,她一定会帮你做作业,当老师问的问题你答不上来时,她会在你耳朵里面偷偷地告诉你答案。”我羡慕地说。爸爸的好事,我怎么就没赶上?

  “那倒没有。不过,我从此以后多了一位知心朋友,我渐渐走出自闭的阴影,开始和人说话,交朋友,变得开朗起来。”爸爸说到这,脸上绽放出孩子一般的天真笑容。

  “不仅是红颜知己,而且,还是我的生活参谋。我那时候身体很瘦小,有几个高年级的小流氓总是欺负我,敲诈我口袋里的零花钱。一天放学后,我又碰见了那几个坏蛋。就在我吓得要像平时那样逃跑时,颜如玉在我耳朵里对我说:‘你不能跑。要想不再挨打,你就要勇敢地和他们干一架,把他们打败’。”

  “没有,是他们把我打趴下了,并把我打得鼻青脸肿。不过,每次被打倒后我都勇敢地站起来,继续跟他们拼命。最后,我还捡起了地上的板砖,把他们的老大砸得头破血流。从那以后,那几个家伙就不敢再惹我了。”

  “因为有颜如玉的帮助,我的小学时代和中学时代都过得很顺利也很轻松。高考时,我没有像别人那样一天到晚死磕书本——因为颜如玉教给我正确的学习方法,只让我做有必要做的题,背有必要背的知识点,所以,虽然整个高中我大部分时间用在打球、游泳之类的体育锻炼上,但我却很轻松地考了个全县第一名,进了中国最好的大学念书。”

  “不,没有。她始终是十七八岁的模样——像个小绢人。我读的那所大学有许多选修课,当时电脑、英语、工商管理之类的专业都很热门,我想把这些选修课都报上,以增强我自己的能力,但颜如玉却告诉我这些专业只要学得能使用就行,不必太钻研。她劝我选修一门第二外语。”

  “都不是,是一个大多数人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小语种,当时选修这门课的学生全校只有两个人。颜如玉告诉我一定要将这门课学精学透。我按她说的去做了。”

  “不仅派上了,而且派上了大用场——我毕业时,找工作的竞争非常激烈,即便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,也有一半左右的人没找到工作。但我很轻松地找到了——正好有家跨国大公司在非洲的一个小国有固定的业务,那个非洲小国讲的正是我选修的小语种,因此,我基本上是在没有任何竞争压力的情况下进了那个公司,并被派到了那个非洲小国。我的能力本来就不错,加上有颜如玉帮我出谋划策,我很快打开了局面,成为分公司的主要负责人。两年之后,出类拨萃的我被公司的董事长看中,从非洲调回来,当董事长的助理。所有的人都说我的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
  “一点都不过分!并且,我还有点得意过头了——我得陇望蜀,打起了坏心眼。”

  “董事长是个快70的人了,却膝下无子,只有一个长得很丑、智力平平、没什么能力的女儿。为了给这个女儿选一个既能干、人品又好、还能继承家业的女婿,董事长和董事长夫人都操碎了心。”

  “不爱,我的目标是董事长拥有数十亿资产的公司,如果我当上他的乘龙快婿,他的公司迟早就要姓我的姓。”

  “儿子,你骂得对!这也叫利令智昏。我不顾一切狂追董事长女儿的那段日子,一向开朗的颜如玉变得郁郁寡欢,越来越憔悴。看她那个样子,我问她是不是吃醋了,颜如玉摇了摇头,反问我还记不记得少年时代我许过的诺言?我说我不记得,就算记得,那也不过是儿时的一句玩笑话,我甚至还说—:‘我一米八几的男人,怎么可能娶你这样只有三寸高的女人当老婆呢?比例实在是太悬殊了啊!’这句话深深地刺伤了她,她只说了一句话:‘如果你真的想娶董事长的女儿为妻,那就等到农历七七,也就是传说中牛郎织女在雀桥相会的‘七夕节’之后吧。说完之后,她就头也不回地跳到了这本旧书中,消失不见了。”

  “是的,”爸爸点了点头,懊悔不已地说道,“不过,当时的我并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羞愧和难过——人啊,有时候就是这样铁石心肠。我虽然迫不及待地想把董事长女儿娶到手,但我还是忍住了,颜如玉的话从来都是对的,我决定再一次按她说的做。结果,她的话再一次拯救了我……”

  “‘七夕节’那一天,亚洲爆发了一场规模浩大、史无前例的金融风暴,那家公司的上亿资产在一夜间全化为泡沫,突然间变得负债累累的董事长跳楼自杀,他的女儿也因此精神失常。”

  “世事无常!我幡然悔悟,把这本旧书找了出来,翻到了颜如玉跳进去的那一页,想把她呼唤回来。”

  “没有,”爸爸的眼中噙满了悔恨的泪水,“我翻开的那页书里,只有一朵玫瑰花。”

  “对,它应当是颜如玉变的,”泪水大颗大颗地从老爸眼中滚落下来,溅到玫瑰花上,“我还看到玫瑰花下面的书页有一行字,上面写着:‘颜如玉,上古情仙,如能得到凡人之心,她将在‘七夕节’由三寸女子变成人间的正常女人,和她所爱的人白头谐老,恩爱一生’。”

  据奶奶说,爸爸第一次遇见妈妈时,他只是个愣头愣脑、一穷二白、娶不起老婆的大龄青年。当时,爸爸正在海边的沙滩上捡易拉罐和废报纸,准备送到垃圾站去换点烟钱。突然,他看见海边站着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,她身穿蓝短衣、黑宽裤,头戴黄斗笠,红底碎花的头巾将头脸蒙得严严实实,眼睛和鼻子虽然露着,却看不清她的容颜。她站在那儿,立于天与海之间,构筑了沙滩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  她用茫然的目光东张西望着,爸爸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个刚从农村进城的女子。爸爸虽然没什么本事,但是心底善良。当那女子向他打听亲戚家的住处时,爸爸竟然用他那辆脏兮兮的、本来是装垃圾的三轮车载着她满城乱跑。那一天,爸爸没有帮她找到亲戚,但是,却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媳妇——她无处可去,又没钱住招待所,爸爸就带她回家,把卧室腾出来让她住,自己睡客厅里的竹长凳。没想到,那女子这么一住下,就扎下根了——次日,爸爸继续带她找亲戚,但是,却没有成功。那女子很能干,不但将多年来一直是脏乱差的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条,桌子、椅子、碗厨……全都刷洗得干干净净,而且,还把我瘫痪多年的奶奶侍候得很好。半年后,她和爸爸结婚了。第二年,生了个女儿,就是我。

  妈妈是个典型的惠安女子,吃苦耐劳,里里外外都是一把手。我记忆中的童年时代,虽然物质贫乏,但是,爸爸和妈妈很恩爱,家庭气氛也非常融洽,我丝毫没有感受到穷人家的窘迫。妈妈有一把巴掌那么大、精致小巧的小剪刀,她常常用它剪爸爸从外面捡来的废报纸:从小白兔到大灰狼、从小娃娃到老头儿、从树木到房子……她全都剪得惟妙惟肖,栩栩如生。她剪的那些纸玩具,我现在还珍藏着,如果摆出来,可以构成一个纸的童话王国。

  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经常听到电视里和人们说的一句话是:“商品经济的大潮到来了!”那个时候,我周围的所有人,全都赚钱赚得发疯,或者想赚钱想得发疯——我的爸爸,属于后者,也就是想钱想疯了的那一类人。

  那天早晨,我们全家围着圆桌喝稀粥、吃腌菜的时候,妈妈对眼睛像狼一样闪着绿光的爸爸说。

  “好什么好!”爸爸对妈妈的态度从来没有如此粗暴过(这也是很多年后我依然记得当时情景的原因),“你瞧人家阿猫,现在都已经是万元户了,电视、洗衣机、电风扇……要什么有什么;你再瞅人家阿狗,现在在盖大房子,还是三层楼呢;你再看人家王矮子,都买摩托了,突突突,好威风……就我,一个臭捡垃圾的,什么都不是。”

  爸爸说完后就甩手而去,那天上午,他没有再去捡垃圾,至于去了什么地方,我至今也没有搞清楚。反正中午回来的时候,他满脸红光地甩着一叠钞票对我和妈妈说:

  “哈哈,我找到发财的门道啦,这是一千元钱,一千元啊,你们见过那么多钱吗?”

  在此之前,我的确没有见过那么多钱——爸爸收破烂从来没赚过那么多钱。不过,妈妈的反应却不是兴奋,而是警觉:

  爸爸拿起桌上冒着热气的白米饭,往里夹了几块咸萝卜,飞快地吃完,然后像风一样出去了。他去了哪里,我还是不清楚。不过第二天,邻居家的阿宝到我们家来传话,说爸爸因为犯了走私罪被抓进公安局了,要坐班房。

  爸爸的班房一蹲就是三年,当胡子拉碴的他从牢里出来时,妈妈没有嫌弃他,连一声怨言都没有。这三年,我们的小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:到处是高楼大厦,人们也抛弃了原来土里土气的衣裳,男的西装革履,女的姹紫嫣红,许多人还开上了私家车……面对这个花花世界,爸爸变得更加自卑了。这时,妈妈劝爸爸办个公司。爸爸沮丧地说:

  “本金不用愁,我这里还有些嫁妆。我们可以开一家手工艺品公司,我会剪纸。”

  妈妈自信满满地说。然后,她拿开一个小布兜,里面竟然是亮闪闪的金首饰和晶莹剔透的玉镯子。

  妈妈摇着头说。爸爸点头出门办事去了。妈妈很快就动起手来:她让我把堆在墙角的废报纸给她搬过去,然后,她用她的小剪刀熟练地剪了起来。她的巧手真的如有神助,不一会儿,一个和商店里卖的一样好——不,比商店里卖的还要好的手工艺品——马踏飞燕,就从她的剪刀下面诞生了。接着,她又飞快地剪出了一个古代美女、一个城堡、一个兵马俑……最神奇的是,这些东西明明是用纸剪出来的,但它们成形后,却看不出是纸做的:它们有的有玉的光泽、有的有金属的质地、有的有布帛的柔软……总之剪什么像什么。傍晚,当爸爸从工商局办好了开业执照回到家时,他面对摆在地上的一百多件闪闪发光的手工艺品,惊讶得嘴巴大张着,想合也合不上。

  第二天,妈妈在小城最好的位置帮爸爸租了个店铺,爸爸的公司就这样开张了。不过,刚开始的时候,生意并不好,门可罗雀,赚的钱不够付房租。妈妈就建议爸爸去电视台打广告。果然,效果不同凡响,顾客一下子多了起来。我们家的经济情况越来越好,半年后,我们全家住进了爸爸买的一幢三层小楼。

  又过了半年,县委书记亲自开车到爸爸的店里,挑了件手工艺品,送给了前来视察的省领导。结果,县委书记几个月后就成了市委书记。此事不胫而走,爸爸的公司顿时红火起来,店里的货物经常被抢购一空。

  因为有妈妈的帮助,爸爸的生意越做越大,许多海外回来的华侨也成了爸爸的客户。有一天,爸爸接到一个国外打来的电话,说想到我爸爸的公司来看看。爸爸接到电话后如坐针毡,焦虑万分地喃喃自语道:

  “我怎么去接他呢?我总不能打着出租车去接外国大老板吧。还有,他要视察厂房,白小俎中特网伊例家抽检不合格产品草菇酱汁(特红型)上黑榜多,咱们哪有什么厂房啊?”

  “这个外国大老板真的对你那么重要吗?”妈妈注视着爸爸,她接着说,“比我还重要吗?”

  妈妈说着拿起一张纸,用剪刀飞快地剪成了一辆奔驰车的样子,然后,对爸爸说:

  妈妈的口气变得从未有过的强硬,爸爸被震住了,像提线木偶一样,跟在她的身后。我因为好奇,也放下手中做了一半的作业,跟着他们走了出去。

  屋外,夜凉如水,身材和从前一样苗条的妈妈沐浴着淡淡的月光,健步如飞地将爸爸和我都甩在了后面。当她走到大街上时,她将手中的纸片往空中一抛,又轻轻一指,半空中出现一道闪光,怪事便发生了:一辆流线型的、黑色锃亮的大奔驰赫然出现在我们面前。妈妈打开奔驰车,干练地坐在了驾驶席上。

  “嗯嗯嗯……”爸爸像傻子似的应答,并打开了车门,我和他一前一后钻进车里,当车子如风一般开动起来时,爸爸又结结巴巴地问道,“孩子她妈,你……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?”

  这一回,妈妈没有回答,她的神情和目光都是冷冷的——这个笨蛋爸爸,他难道没看出来他刚才说的话深深地伤害妈妈了吗?

  奔驰车开到了海边的一个旷野上停了下来。我们下车后,妈妈拿出剪子和纸,飞快地剪了一个工厂的纸样。和刚才一样,她望空一抛,用手一指,那纸样就变成了一个占地有几千平方米的大厂房,厂房的窗户里,漏出了明亮的灯光。

  妈妈领着我们走进厂房里:天哪,里面竟然有许多我原来只在电视里看到过的现代化大机器。妈妈又拿用剪刀飞快地剪出了一些纸人儿,还是望空一抛一指,眨眼间,那些纸人儿就变成了着装整齐的工人,男女都有,他们全都很职业化地坐到了机器前,当机器“隆隆”地响起时,他们开始全神贯注地工作起来。不一会儿,机器的流水线上,就走出许许多多的精美绝伦的手工艺品……

  “把你的衣服脱下来!”当干完这一切时,妈妈转过身对爸爸说,“你那一身行头,太寒酸太土气了!”

  妈妈说完又用剪子剪了一身西装,一抛一指,纸样就变成了一套价值上万元的西装。人靠衣裳马靠鞍,爸爸穿上了妈妈为他剪的西装,顿时鸟枪换炮,变得人模狗样起来——看他现在的样子,有谁会想到,他从前只是个在海边捡垃圾的愣小子?

  第二天,当妈妈开车,爸爸带着外国大老板看他的公司和厂房时,外国大老板翘着拇指连连赞叹:

  不久之后,国外的订单也像雪片一样飞向爸爸的公司,爸爸的生意越做越大,我上初中的时候,爸爸的公司跻身全国百强,在国外上了市,爸爸也成为身价过亿的大富翁。

  不过,我很心疼地发现,妈妈的眼角,出现了鱼尾纹,头上,也有了一些白发,皮肤也没有从前好了。妈妈曾经是一朵美丽的鲜花,但这朵鲜花正在悄悄地枯萎——她只有30多岁,但青春正在消逝,她确实没有从前靓丽了。

  而我的爸爸,公司做得越大,钱赚得越多,对妈妈的感情就越淡。最近的半年,他竟然有一大半的时间没有在家中过——在哪里过,我不知道,听邻居阿宝说在好几家夜总会里碰到过他。

  一个月前,可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:很久没回家的爸爸带回了一张离婚协议书,要妈妈签字。妈妈只是说了一句:

  爸爸微微一笑——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现他的笑容竟是如此丑陋——然后,捏了个响指,我家的门后,就袅袅婷婷地走出来一位美若天仙的少女。她实在太年轻了,比我大不了几岁,像我的姐姐。

  “是啊,她比你年轻、漂亮、可爱,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优胜劣汰,我当然会娶她当老婆。”

  爸爸很无耻地大笑起来,他的笑声让我寒心,也让我想吐。我冲到他和妈妈之间,大声说道:

  “以前,我的姐妹总是对我说人间的男子最为薄情寡义,不管你怎么对他好,他想踢开你的时候都会毫不犹豫地踢开。我总是不信,为了爱到人世间走一遭。现在,我信了,我真傻啊!”

  妈妈说着用手朝那少女轻轻一指,那少女顿时像被抽掉了骨头的蛇一样,软软地落到地上,随后,就变成了一片白纸,被风吹得飘了起来。

  “我要走了,我留给你的这些财产足够你过十辈子,将来,不管你娶什么女人为妻,你都必须对我们,不,我的女儿好!”

  妈妈的话音刚落,身上时尚的衣服突然变成了蓝短衣、黑宽裤,她耳朵上的指环也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黄斗笠、花头巾——和她第一次见爸爸时一模一样。

  爸爸的脸上突然因为恐惧而扭曲,他伸出手去,想抓住妈妈的手,但是,妈妈的身体却像烟一样飘了起来。

  也就在这一天,我们小城的报纸报道了一件怪事:小城郊区一座有上万平米的大厂房,突然间消失了,厂房里的工人,也都全部人间蒸发。有人怀疑这是一起神秘的UFO劫持人类事件。
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kcomf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